洪江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中评一带一路机遇大还是风险大

发布时间:2019-11-18 03:19:17 编辑:笔名

中评:一带一路机遇大还是风险大?

东华大学公共行政学系教授高长。(中评社 张爽摄) 中评社香港11月29日电( 张爽 范颖薇)香港亚太二十一学会主办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研讨会于28日举行了小组讨论,来自大陆、香港、台湾和日本的五位学者在小组讨论的第一环节就一带一路的机遇和风险问题发表观点,并展开讨论。

台湾东华大学公共行政学系教授高长认为,从一带一路的内容来看,中国强调的是“和而不同”、共享发展的区域经济理念。

高长认为,“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除了经济目标,还有六个非经济目标。第一个非经济目标就是抗衡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第二个是扩大开放,这是中国大陆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必要战略;第三就是重新包装西部大开发战略,向国际输出;第四是巩固和营造有利于大陆发展的外部环境;第五个是打造经济整合的平台,促进共同发展;第六是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高长表示,一带一路还有很多不确定性。高长说,有专家认为,“一带一路”面临着沿线国家的内部风险、区域内跨境安全风险;也有专家认为,对大陆而言,在推广“一带一路”的时候必须面临如何处理大国关系的难题。

高长认为,一带一路蕴藏着很多商机。“一带一路所跨越的领域有44亿人口,占全世界63%,说明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腹地。最近,企业界也举办了很多活动区探讨如何掌握商机。

“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战略的评价已经趋向务实客观。”但是高长提醒企业界必须理性看待“一带一路”背后的商机和风险。

广州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陈广汉表示,“一带一路”是对世界现有经济体系的补充,是正在形成的一种全球经济的治理模式。“战后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不能体现新兴国家对投资的需求。比如,世界银行没有很好实现促进发展的目标,并且在治理上也存在问题。”

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陈广汉。(中评社 张爽摄) 陈广汉认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模式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中国治理的模式是基础设施投资现行,是以产业合作为重点,可以让不同文明和平共处。”

陈广汉表示,中国有几条发展经验可供其他国家借鉴,分别是对外开放、市场化改革、引进外资、建立基础设施现行、发挥比较优势以及嵌入全球产业分工体系。

陈广汉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应当处理好几个关系,比如一带一路建设如何带动国内经济发展;政府引导与市场驱动应当如何配合;经济风险与政治风险应如何防范;经贸和人文交流应如何平衡以及中国治理模式与现行治理体系应如何改进。

北京对外经贸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的王志民教授认为,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经济大国,但中国经济大而不强,此时中国还不是经济强国,仍然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中国经济发展不仅需要引进外资及充分挖掘内生动力来实现,同时也要靠对外投资的外生动力即投资对象国的互利共赢来推动。正确选择投资地,确保投资收益,防范投资风险,这的确由市场导向来决定,但也需要与其他国家建立相应的经济贸易机制来规范和保障,‘一带一路’构想无疑是最佳选择。”王志民说。

王志民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推出“再工业化”战略,发展中国家开始大力发展制造业。中国同时面临发达国家的高端制造业回流和发展中国家中低端制造业分流的双重挑战,必须通过产业结构升级来应对。然而,中国经济出现新常态,要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就必须实现由主要出口一般工业品向主要出口高技术产品、现代信息技术和服务转变,产能转移便迫在眉睫。

王志民表示,产能过剩无疑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巨大包袱,但处于工业化中期的中国制造业相对于处于工业化初期的其他发展中国家,存在着垂直分工,经济互补性很强。如果中国的产能转移到处于工业化初期的其他发展中国家,将极大弥补这些国家的技术不足,很快就能转变为生产能力和市场需求。“如今,石油、钢铁、水泥等大宗商品价格下降,那些主要靠能源出口的发展中国家同样遇到极大的经济困难。对于这些国家而言,转变发展模式,发展制造业,是最佳选择,也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王志民说

对外经贸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的王志民教授。(中评社 张爽摄) 王志民也指出,一带一路还面临诸多挑战,比如恐怖主义问题严重;如何与欧洲投资计划的战略对接;如何与发达国家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如何与中东欧实现“三海港区合作”;如何与单个国家的战略对接,比如与澳大利亚的北部大开发计划对接

日本北九州市立大学的王效平教授表示,在日本几乎看不到关于一带一路的报道,都是关于TPP的报道。20多年前,日本利用资本和技术优势,为东亚的发展做出了一些贡献,比如战后日本一直是亚太自由贸易协议的积极提倡者。

王效平说,近年来,日本贸易对亚洲的依赖度明显增强。从日本经济的结构可以看出,日本对外贸易中的对中和对美依赖度逆转;另外,日中世界贸易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并且差距越来越大。

王效平教授用一组数据说明,中国对日本的进口依赖度大幅度增大;亚洲的日资海外法人总营销额分布比较多。王效平说,这说明日本企业在亚洲赚钱,而不是欧美。

日本为什么消极参与“一带一路”

?王效平说,这是出于日本国内政治的需要,也是冷战思维重新抬头的表现,还与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有关。

王效平指出,日本经济低迷的原因是国内需求疲软、对外资引进很保守以及政府干预产业。

香港岭南大学张泊继教授认为,美国的战略再平衡的战略逻辑很清楚,但是一带一路不是很清晰。

张伯继指出,进攻性现实主义的视角是,大国为了自己的安全,必须扩展自己的国力。亚投行是中国取得规则制定权的重要措施。

日本北九州市立大学的王效平教授(中评社 张爽摄) 张伯继说,中国同其他大国战略角力,需要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一带一路”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另外就是利益集团,国内的大产业是利益集团,西部省份,比如云南、广西等都是从利益集团的角度来推动这个政策的。”

张伯继认为,“一带一路”不能采用一哄而上、运动式的发展模式,而是要认真评估。

岭南大学张泊继教授

。(中评社 张爽摄)

丰城市人民医院
芜湖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当涂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长春治牛皮癣最正规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