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江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神医弃女 第1788章 绝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1:41 编辑:笔名

神医弃女 第1788章 绝情

(猫扑中文)“就冲着你敢陷害本尊的人,将她丢在第九渊,你就已经足以死上一千一万次了。”

奚九夜虽也知,叶凌月被困第九渊

,并非是纳兰雪一人的缘故。

可是光是想到,这女人竟敢诅咒叶凌月,他就一肚子窝火。

却见他修长的指一扬,一股冰冷的神力刺入了纳兰雪的额头。

纳兰雪惨呼了一声,剧疼过后,她额头的神印被击溃了。

可这还不是让纳兰雪最震惊的,她的脑中不断回荡着奚九夜方才的话。

他的女人?

他的女人是……叶凌月!

为什么又是叶凌月!

那叶凌月不仅仅和蚩印上将军有关,竟然也和奚九夜有关!

纳兰雪那叫一个恨,只是这一次,她再也没有机会兴风作浪了。

“来人,将其打入妓营,犒劳三军将士。”

奚九夜的话,让纳兰雪崩溃了。

“九夜神尊,求求你,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我不要去当军妓!”

纳兰雪连再近奚九夜的身都再无可能,几名神兵将其拖了下去。

在被拉出神宫的一瞬,纳兰雪仿佛听到了奚九夜冰冷的声音。

“不知廉耻的贱人,不过是一介残花败柳,还妄想进入神宫。”

奚九夜是什么人,他已经在兰楚楚身上栽了个跟斗,又岂会再让一个不清不白的进入神宫。

在他打算利用纳兰雪当棋子时,就已经命人暗中调查过纳兰雪的身世,包括她在浮世时与男人苟且的事,也早就被奚九夜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带到了天亮前后,奚九夜才打听到了九重神渊的事。

“启禀神尊,已经打听清楚了,九重神渊早前是发生了血雾危机。包括裸心谷在内的一干参加新人历练的学员都死在了里面。不过,血雾后来散去了,被困在里面的学员,也都已经陆续离开了。叶凌月等人已经送信回了长生神院,不日将会返回长生神院。”

北境十三骑的办事效率很高。

他们送回来的消息,让奚九夜稍松了口气。

她没事就好。

叶凌月,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奚九夜的脸上,嘴角微微扬了扬。

一旁的北境十三骑看了,都是暗暗心惊。

自从新妃嫁进北境神宫后,九夜神尊脸上已经很久没有过笑容了。

那叶凌月,还真是魅力无穷啊,再这样下去,再过不久,北境神宫不会再多一位神妃娘娘吧?

奚九夜命人暗中留意着叶凌月的一举一动,而另一面,兰楚楚在神宫门外被奚九夜一番冷遇后,也气得不轻。

好在没多久,就传来了纳兰雪被送走的消息。

兰楚楚听罢,虽是松了口气,可同时也觉得愈发纳闷了。

“奶娘,我怎么觉得,我愈发看不透九夜哥哥了。”

兰楚楚靠在了榻上,眼底一片茫然。

身旁,伺候着奚喃思的奶娘。

她也是北境神宫里的老奴了,兰楚楚和奚九夜这些年的恩爱,奶娘全都看在眼底。

“神妃娘娘,老奴早就劝过你,你要胡思乱想,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货色,九夜神尊又怎么可能看得上眼。”

奶娘小心翼翼地回答着。

兰楚楚默不作声了。

九夜哥哥,早前分明那么袒护那女人,可是一眨眼,他就将其送入了军妓营。

这般反复无常的行径,和兰楚楚认识的那个奚九夜,越来越不相似了。

兰楚楚觉得,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再了解奚九夜了。

她叹了一声,那张恍若清莲般的脸上,多了一份化不开的怅然。

就如北境十三骑禀告的那样,几日之后,叶凌月和曾小雨等人返回了长生神院。

这一次的新人历练中,叶凌月获得了最多数量的神骨,成了当之无愧的历练第一名,可是由于血雾事件,六大势力不负的提早撤离,为这次历练留下了不光彩的一笔。

新人历练的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甚至连长生神院院方,都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匆匆通知叶凌月等人,通过新人历练的人,下个月开始,就直接进入内院学习。

对于这个结果,叶凌月并无什么意见。

她此时的心思,全都牵在了关老的死上。

叶凌月提出,想要亲眼看看关老的尸体,她想要从关老的尸体上,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可惜的是,关老的尸体已经在二十多天前火化了,如此一来,叶凌月即便是要调查,也是毫无头绪。

不得已的情况下,叶凌月提出前往长生殿的东殿,也就是关老被杀的现场看一看。

经过了任萱等人的一番努力,叶凌月总算被允许进入东殿,但只允许她一人进入。

“关老死后,东殿就交由内院打理了。我师父虽然答应了你进来才好看,但是只允许你在里面逗留一个时辰。我在外面看着,你若是有事,喊我一声。”

任萱送叶凌月到了长生殿外。

尽管叶凌月害得任屠天成了哑巴,但是任萱对于叶凌月并无多少怨言。

叶凌月总觉得,任萱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古怪,可她和任宣的交情很一般,两人也没有深聊,任萱叮嘱完后,就走出了东殿,留了叶凌月一人在东殿里。

关老死后,东殿就被封闭了一阵子。

里面的物品和摆设,和关老在时没什么两样。

那些珍贵的天材地宝,还有一些兽魂植魄也都好好地保存在那里。

分院长严昭杀了人后,没有带走任何物品,看上去,这只是简单的凶杀。

叶凌月曾在东殿呆过一阵子,对这里的一景一物都很熟悉。

睹物思人,物还在,可人却已经不在了。

在里面逗留了一个时辰后,叶凌月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时间终归是过去了二十多天了,就算是有线索,只怕也已经被人为的破坏掉了。

叶凌月失望地离开了东殿。

“任萱学姐,关于分院长,你了解多少?”

叶凌月临走前,询问了任萱一句。

叶凌月没见过分院长,但是听宫惜学长说,分院长是个治学极严的人。

“这话,你应该问宫惜才对。”

任萱看了叶凌月一眼,没再多说。

叶凌月也知应该问宫惜学长,只是,一时之间,让她去哪来找宫惜?

抱着纳闷的心情,叶凌月返回自己的阵屋,哪知刚走到阵屋前,一个人蹿了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猫扑中文

阳泉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邯郸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莆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阳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邯郸白癜风治疗费用